你是我心口的朱砂痣,也是我床前的明月光

POST TIME:2017-11-14 READ:

张爱玲在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开头曾一针见血地写过这样一段话:

 

“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至少两个。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“床前明月光”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的“一颗朱砂痣。”



怪只怪自己在时光的洪流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赶巧爱上了一个错的人,日夜厮守爱得火热,却渐渐成了人家眼中的“蚊子血”和“饭粘子”。人们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怕只怕无尽岁月只独守一人,柴米油盐掩盖曾经的浪漫,但其实,婚姻里缺少的,是恋爱时,把她当做朱砂痣的用心。

 

今天小编要分享的就是这样一对,你是我心口的朱砂痣,也是我床前的明月光的爱情故事。



我们是13年大学毕业,在房地产公司实习的时候认识的同事,但由于公司经营不好,做了3个多月公司倒闭了,就这样,我们做了三个多月的同事又各奔东西了,还好我们组建了qq群,也算有了联系方式。但是分开的两年里,没这么主动联系过。但感觉之后的工作哪里都不开心,然后我就突然有了一个念头,要回家考驾照,因为他在家乡。 当我们想家的时候,其实是想起了家乡的你。当我们想起你的时候,其实是想起了无边无际云蒸霞蔚的爱。

 

但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太戏剧化了,在我考驾照科目三的过程中出了车祸,撞伤了大脑,造成轻微脑震荡,并伴有短暂性失忆。那个时候是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候,我几乎毁了容,不敢再见外人。后来得知他要来看我,他来的那天春天也来到,风景刚刚好,我的的整个心情也都好。我们逛了公园,公园里有座假山,我们爬上假山去玩,下来的时候,他就说,要不我背你吧,我那时特别害羞好意思,就说不用了,自己可以下去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学会了用谎言掩饰真心。

 

第二天他就和同事回家了,但我们的联系频繁起来了,到后来越聊越熟,那天

他问我:“你怎么还没对象啊?”

我开玩笑的说:“这不有了。”

他说:“你是说我吗?”

我说:“是啊。”

情书是我抄的,套路是我学的,但喜欢你我是真心的。


就这样我们开始交往了,但他家里却反对我们在一起,他和我说起的时候哭的好伤心,我沉默了,可能是因为我的病情会拖累他,以后可能也会有后遗症,会间接性的忘记一些事情。我慰他说,没事,跟家人好好谈谈,不同意就算了。嘴上说没什么,但心里却还是有一丝难过。之后我们就一直暗中保持着联系,晚上出去约会都是偷偷摸摸的,他家里人也感觉他有段时间鬼鬼祟祟的。

 

后来,我俩瞒着他家人一起来到了上海,上海的一切感觉很陌生,什么都要重新开始,但他在哪里,家就在哪里。可能是我们的坚持打动了父母们,从最初不同意到现在认可了我们的爱情。虽然工作上有些累,但因为有他陪在身边,所以还是每天过的很开心。下班不管多晚他都会坚持来接我,陪我吃宵夜。我的病情也不恢复得很快,去医院复查医生都觉得惊讶,他说我是恢复得最快的一个,不会有后遗症。

我想,我可能这辈子都遇不到第二个像他对我这么好的男人了。也许在其他人眼里并不看好我们,因为他不懂浪漫,不懂在细节上关心别人,但是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喜欢他,他喜欢我。我懂你是个行动派,不善言辞,只会默默付出。恰到好处的喜欢最舒服,你不用多好,我喜欢就好,我没有多好,你不嫌弃就好。

 

活着,总需要一份实在的温暖,于是我们还是愿意隐藏心事找一个人共撑一盏人间灯火,春沐花香暖风、夏见虹霓满天、秋踩一地落叶、冬看大雪纷飞。

 

光阴,成熟了我们的能力;光阴,亦老去了我们的容颜。我们在光阴里喜怒哀乐,亦在光阴里悲欢离合。相识、相爱、相聚皆是缘,且行且珍惜。




版权所有 ©2010-2016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:上海雷敦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  沪ICP备1202946

Copyright ©2010-2016 MUSE STUDIO photography studio, technical support: Shanghai Han Guomu color wedding photography Network Advocacy Center.